辽宁朝阳新闻-其中两个百分点应算到暴乱及社会动荡的头上

孙小果被判死刑

當然,香港形勢是否已出現拐點,還需要時間來檢驗。正所謂,百足之蟲,死而不僵,亂港勢力是不會輕易收手的,何況他們嘗過暴亂的甜頭,在區選大勝後食髓知味;就算他們真的「累了」,想休息,幕後的主子也不會答應。這些口口聲聲「自由民主」的人,本身也是受制於人,沒有自由可言,也做不了主,這本身就是一個莫大諷刺。

說到底,六千多暴徒被捕,但大部分仍未被審判;違法達義謬種流傳,荼毒人心,短期內難以清除;縱暴政客唯恐天下不亂的本質不變,必然利用其在立法會的席位及區議會的壟斷地位繼續搞搞震;外部勢力圍堵中國,香港作為戰略棋子的定位不變,洋奴漢奸仍有被利用的價值。因此,指望暴亂之火很快平息並不現實,大規模暴亂仍有可能捲土重來,特區政府決不能存在任何僥倖之心,止暴制亂、恢復秩序仍然是當務之急,而嚴正追究暴徒及縱暴者的法律責任,應該成為今後一段時間的工作重點。

事實上,香港陷入不堪境地,大批年輕人被鼓動上街充當暴徒,縱暴政客正是始作俑者;他們至今不肯與暴力切割,亦印證雙方之間的分工協作。沒完沒了的「和你塞」、「和你SHOP」、「和你××」等等暴力現象,其實都是由「和理非」衍生出來的孽種。

種種跡象顯示,中央堅定不移支持特區政府止暴制亂,令顏色革命的圖謀被挫敗。另一方面,愈來愈多市民認清「反修例風波」的本質,對沒完沒了的暴亂感到厭煩,希望社會恢復正軌的聲音上漲,這是縱暴政客由過去高調轉向近日低調的重要原因。黑色暴亂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,黑衣人近日將矛頭轉向「水貨客」,企圖再次挑動香港與內地的矛盾,延續暴亂之火,某程度上也是黔驢技窮。

高天滾滾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氣吹。辭舊迎新之際,也是香港處在歷史的轉折點,何去何從,端賴特區政府及警方繼續努力止暴制亂。但無論風雲如何變幻,正義必將戰勝邪惡,暴徒和縱暴派必將以慘敗收場。

冤有頭,債有主,黑衣人目無法紀,窮兇極惡,固然要繩之以法,那些站在背後煽風點火的縱暴政客更加可惡,更應該被追究責任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昨日發表網誌,直指默許和放任暴徒的橫行是「真正毀掉香港的元兇」,這與警方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日前炮轟那些自稱「和理非」的人為暴徒吶喊助威「難辭其咎」,可謂異曲同工,點出暴亂蔓延難息的要害所在。

責任編輯:劉雲

2019年進入尾聲,暴亂依然沒休沒止,除夕新年也不可能平靜。唯從半年多來黑色暴亂的發展軌跡觀之,縱暴政客的動員能量、橫行街頭的黑衣暴徒人數、暴力烈度都呈現衰頹之勢,足證特區政府止暴制亂的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,警方居功至偉,而渴望社會恢復秩序成為民心所向。在這寒冷的冬天,人們開始感到春天即將到來的氣息。

先有縱暴政客,後有黑衣暴徒,正如先有蜂後,後有蜂群是同一個道理。黑色暴亂摧殘之下,香港已無一寸淨土,百業蕭條,旅業冰封,酒店、賓館十室九空,隨之而來的是大批員工被打破飯碗。今年第三季度本港經濟負增長百分之二點九,其中兩個百分點應算到暴亂及社會動蕩的頭上;第四季度經濟數據尚未公布,但可以斷言沒有最差,只有更差。另一方面,政府庫房十五年來首度「見紅」亦是人禍造成,削弱政府調動資源扶貧紓困的靈活性,香港是輸家,而基層市民及中小企則是最大的輸家。

黑衣暴徒連日發起名為「和你SHOP」、實則肆意搗亂商場的行動,騷擾消費者及「私了」街坊,更將矛頭指向內地旅客,有旅客被打傷,有警員遭襲擊,「搶嘢、搶犯、搶槍」等「三搶」暴行觸目驚心。大埔一間東南亞餐廳昨晨遭多名暴徒投擲燃燒彈,肇因是聖誕期間有黑衣人闖入該店搗亂,店員與之發生爭執,結果就遭到瘋狂報復。

伏爾泰關於「民主」有兩句名言,第一句是:「民主就是我不同意你的意見,但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」;第二句是:「任何人因不同意見迫害他人,如同惡魔無異」。顯而易見,那些被亂港傳媒及西方輿論冠以「民主自由鬥士」的黑衣人,其實是一群「順我者昌、逆我者亡」的野蠻人,與惡魔無異。

黑色暴亂何時才能結束,目前仍難以逆料,但可以見到的是,無論是民陣發起的遊行參與人數,還是黑衣人投擲的汽油彈數量都在減少。近日玩轉多區商場的黑衣人,都屬於小股「游擊隊」,與往日黑壓壓的一大片無法同日而語。同樣值得注意的是,近期搗亂商場的黑衣人似乎以中學生為主。有一張照片令人印象深刻,一名戴面具的暴徒,率領多名稚氣未脫的少年在商場內搗亂。「娃娃兵」亦被催出來充當暴亂主力,這除了說明縱暴政客無恥地將黑手伸向未成年人,也反映暴亂面對兵員枯竭,已呈強弩之末。

今日关键词:张咪抗癌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