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原新闻网-「基本法诞生之时就与《联合声明》切割了」

中超球员反对降薪

大公報記者攝近年外國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時,只提《中英聯合聲明》(《聯合聲明》)而不提基本法,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、原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譚惠珠表示,《聯合聲明》屬於中英雙方各自表述,但基本法體現的全部是中國的具體聲明,「基本法誕生之時就與《聯合聲明》切割了」。譚惠珠認為,現時很多有關基本法的謬論和問題當年起草時早已解決了,但現在又如野草般重新生長,是由於回歸初期基本法推廣工作錯失良機,現在必須於教育、傳媒、公共輿論平台做足工夫。

「一國兩制」的實體在基本法中

至於現在有人重提憲法對香港是否適用,以及《聯合聲明》與基本法是什麼關係等問題,譚惠珠說:「這些問題早已討論過,解決了,但現在又如野草般重新生長,要落殺蟲劑、剪草,就是因為我們開始的時候錯失良機。」她強調,「那個時候我們沒做的工夫,現在於教育、傳媒、公共輿論平台上都要做返足。」

基本法內容更加豐富詳盡譚惠珠進一步指出,基本法中的內容比《聯合聲明》更加豐富,例如「居民的權利與自由」一章就寫得更為詳盡;又如基本法中還提到普選行政長官和普選立法會,這些都是《聯合聲明》沒有的。她表示,基本法一頒佈的時候就已經和《聯合聲明》切割了。

近年反對派拒絕承認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,聲稱這是《聯合聲明》之外的「僭建」。譚惠珠直言:「這完全是錯的,因為中國無需和英國說明中央與地方關係如何處理,《聯合聲明》全部講『兩制』,很少講『一國』,『一國兩制』的實體在基本法中,不在《聯合聲明》中。」

對於為何作聲明,不是作協議,譚惠珠說:「因為中國的立場很清晰:三個不平等條約從來不承認,所以收回香港不用和你說;第二,收回香港,中央與香港之間的安排也不必和你說,這是國內的事,所以不肯作協議,於是就作了聲明。」譚惠珠表示,在起草基本法時,草委們希望將《聯合聲明》中討論的內容,都在基本法中寫出來,但這並不等於《聯合聲明》就高於基本法,「因為《聯合聲明》屬於中英各自表述,而中央地方關係卻是自家的事,不會在《聯合聲明》中寫出來。」

「當時英國的立場有三張牌,一張是三個不平等條約(《南京條約》、《北京條約》、《展拓香港界址專條》);一張是香港的經濟;還有一張是香港人對前途的信心,如果受影響的話,對中國不利,對香港也不利。」憶述三十多年前親歷的這場中英博弈,譚惠珠指出,戴卓爾夫人開始以這三張牌為由,不讓香港回歸,想看是否能再簽約,但北京完全沒反應,於是她就提出,能不能用「主權換治權」,結果北京也沒有反應。最終,戴卓爾夫人便要求雙方簽一個聯合聲明或聯合協議。

如今港人對基本法起草的歷史知之甚少,譚惠珠感慨說,這本應在回歸的第一個十年就深入人心,但基本法督導推廣委員會第一任主席是時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,她幾乎未有推廣基本法中有關中央與地方關係的內容。而後來的官員亦對中央與地方關係能避就避,直至梁振英任行政長官,才真真正正地對基本法宣傳加大力度。「以前公務員培訓是邀請戴耀廷做講師,2014年之後才轉做我和李浩然(現任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)去講,你可想而知,這是怎麼一回事。」

圖:譚惠珠指出,基本法頒佈時就已經和《聯合聲明》切割

今日关键词:美国新冠病例14万